有關乳癌研究的對談

Elizabeth Hurley與皇家馬斯登醫院及癌症研究院 (ICR) 的教授Mitch Dowsett博士(FMedSci)

皇家馬斯登醫院及癌症研究院 (ICR) 的教授Mitch Dowsett博士(FMedSci),與「關注乳癌運動」(BCA) 全球大使Elizabeth Hurley,於雅詩蘭黛公司的英國總部分享乳癌研究發展,及他透過雅詩蘭黛公司支持的乳癌研究基金會(BCRF)獲得資助而展開的研究工作。請繼續瀏覽以下內容,了解更多有關這位國際知名的乳癌專家。


EH_vertical_0000_DSC_9613EH:
「很高興跟你見面,我認為你非常了不起,成就非凡。每當我有機會跟你見面,身邊人都會很興奮,想知道站在醫學第一線的你有甚麼新的發表,期待你這位每天努力不懈幫助我們對抗乳癌的科研專家有甚麼分享。最近你在研究乳癌方面有甚麼新動向?」


MD
:「過去幾年來,有一、兩項研究的成果極為顯著,對治療乳癌的方向帶來新的啟示。首先,我們最近完成了一項4500位世界各地女性乳癌患者參與的臨床試驗,130所研究中心通力合作,從新角度探討乳癌。

參與研究的女性於確診後至手術前一段期間服用藥物,並於手術後連續服用藥物5年。我們觀察每位患者腫瘤的變化,藉此了解腫瘤對這項治療的反應,務求更準確掌握而非預計治療的效果。」

EH: “「乳癌有不同類型,每個女性患者所罹患的乳癌亦不一定相同,這說法是否正確?」

MD:「正確。過去25年來,我們對乳癌的認知不斷進步。我們將乳癌分門別類已好一段時間,發現存在愈來愈多子群。的確,每個女性患者所罹患的乳癌不一定相同。」

EH: “「是甚麼促使你專注乳癌研究?」

MD: 「我投身研究乳癌已有很長時間,開始時我不過21歲,剛取得動物學和生物化學學位。我渴望做一些能帶來改變的事,後來有幸於癌症研究院 (ICR)從事博士研究,亦讓我深深感受到女性因乳癌而面對的嚴峻威脅。」

EH: “「我成為雅詩蘭黛公司『關注乳癌運動』(BCA) 的全球大使已超過20年。過去20年間,你認為乳癌研究有甚麼最重要的發現?」

MD:「我很榮幸能參與兩項重要發現,其一正好在20年前發生。我們進行了比較新藥物芬香環轉化酶抑制劑(Aromatase Inhibitor)與三苯氧胺(Tamoxifen)的臨床試驗,當中後者較廣為人知。這兩種抑制劑的作用略有分別,三苯氧胺(Tamoxifen)可抑制雌激素作用,芬香環轉化酶抑制劑(Aromatase Inhibitor)則能夠幫助人體停止製造雌激素。經過多年觀察,我們發現女性確診乳癌後服用芬香環轉化酶抑制劑(Aromatase Inhibitor) 5年,可將乳癌死亡率降低40%。第二項發現,是名為的赫賽汀(Herceptin)的治療,藥物學名是曲妥珠單抗(Trastuzumab)。赫賽汀(Herceptin)是一種治療乳癌的重要抗體,對HER2陽性乳癌患者尤其重要。乳癌患者中,約15% 屬HER2陽性乳癌,源於大量HER2蛋白質存在於細胞表面。我們將抗體瞄準細胞表面,能減低接受治療的女性乳癌患者死亡率約30%。

EH_horizontal_0001_DSC_9601
EH
: “「未來可見有更多突破嗎?」

這是一種診斷乳癌的嶄新技術,我深信它能帶來新的變革。

MD:「絕對會,近期最令人鼓舞的發展,是有關循環腫瘤DNA的研究。我們能夠透過尖端科技分析血液中的循環DNA,更有效率地掌握疾病的信息。這是一種診斷乳癌的嶄新技術,我深信它能帶來新的變革。」

EH: 「你的研究工作得到雅詩蘭黛公司支持的乳癌研究基金會(BCRF)資助,這為對抗乳癌帶來甚麼幫助?」

MD: 「對我們研究的幫助極其巨大。我非常幸運,2006年起每年獲得資助,合共已得到接近250萬美元去支持研究工作。這對推動發展極為重要,幫助我們更大程度地為女性提供針對性的治療。」

EH: “「回想起Evelyn Lauder於超過20年前創立乳癌研究基金會(BCRF),她舉辦了一個晚宴,宴請當時首批大概8或12位研究人員。到了今天,我估計已有200位研究人員得到雅詩蘭黛公司支持的乳癌研究基金會(BCRF) 的資助。我衷心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,這個數目能不斷增長,我們亦竭盡所能籌募更多善款,讓你可以繼續進行目前的工作。」

MD:「說得對,乳癌研究基金會(BCRF) 與雅詩蘭黛公司付出的努力令人起敬。我有幸認識你與Evelyn,親眼目睹Evelyn的熱誠更是難能可貴。我跟你一樣,衷心希望行動能延續下去,累積籌得逾5千萬美元的成績實在非常卓越。」

MD:「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為何你會參與宣揚關注乳健?是甚麼推動你投入至這個程度?」

EH
: “「22年前,我開始為雅詩蘭黛公司工作,當時Evelyn Lauder向我提出,『我正在籌備乳癌研究基金會 (BCRF),希望得到你的幫助』,我當然應允。那時候基金的規模仍小,但不多久便衍生「關注乳癌運動」(BCA)。Evelyn曾說,『全球無數女性的生命正飽受乳癌威脅,卻無人談論。我希望改變這個情況,希望籌募基金喚醒大家的關注,你願意幫助嗎?』我毫不猶豫地答應,因為我的祖母當時剛因乳癌去世。」

EH: “「有關乳癌的研究已取得不少進展,未來還有更多的突破嗎?」

MD:「我相信有,畢竟仍有太多女性因乳癌而面對生命威脅。」

EH: “「我們需要怎樣做以實現這個目標?」

MD: 「深入了解乳癌最初形成的原因,但願藉此加強預防病症。與此同時,了解導致癌症擴散的成因,及不同藥物的治療效果,都有利研發針對性的嶄新治療。」

EH: “「你認為團結一致對抗乳癌有多重要?」

MD: 「絕對有決定性的影響。團結代表我們跟全球不同人士衷誠合作,為患者竭盡心力。堅守團結的信念,我認為非常重要,這有助推動更能照顧患者所需、更高效益的研究。」